位置: 博天堂官网 > 公司新闻 >

铁观音寻求走出低谷
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3-30 10:23   来源:博天堂官网

□本报记者 谢嘉晟

茶叶收购价不到10元/斤,低廉得甚至无法收回种植成本!于是,尽管已进入夏季,但春季的茶青很多还长在茶树上,一些茶农们宁愿颗粒无收,也不愿意再额外贴上一笔工钱。

安溪铁观音曾是国内茶叶市场中的一个风向标,口味和营销模式一度成为产业样板。风云突变,固然有时代背景因素在内,但缺乏长远的产业规划和茶农不计后果的短视行为,或许才是导致安溪铁观音今日走下坡路的主要原因。

现状:市场疲软茶农面临困境

“要是提前一年把茶业城建起来就好了,现在应该就很成熟了。”在厦门高崎的茶业城管理处,茶业城的创始人李铁城不无感慨。早上10点多,站在茶业城的B区,隔着马路就能看到A区沿马路的多家店铺双门紧闭,如果不是门面上的店招还在,路过的行人们可能看不懂,这里是茶叶茶具专卖店。

茶业城于去年5月启动招商,经营面积约2万平方米,是厦门目前最为成熟的专业茶叶市场,至今已入驻了100多家经营户。但在李铁城看来,茶业城的招商没有赶上好时机,除了受“八项规定”影响外,安溪铁观音整个茶产业的低靡,也影响了招商进度。现在,茶业城的入驻率大概为80%左右,其中半数商家经营的就是铁观音,转让率约为30%。

不过,与安溪的茶叶产区相比,厦门茶业城的生存现状还算是不错了。安溪县金谷镇被视为铁观音产量最大的产区,每逢茶叶采摘旺季,一到傍晚,这里的茶叶交易市场就格外热闹,来自镇里各个角落的茶农驮着茶青茶叶,来这里交易。市场附近的村民告诉记者,今年来,也就是春茶刚上市时有过几天人头攒动的场景,之后至今,这个交易市场都是整天看不到几个人影。

“今年的茶叶太‘贱’了,一斤茶叶收购

价多数只有10元。”自家种茶附加收购茶青加工茶叶,是安溪很多茶农的生存模式。金谷镇的一位陈姓茶农告诉记者,今年因为茶叶不值钱,即便在春季,很多茶农都不去采摘了,任其生长,有些茶农实在没什么收入来源的,就用割机代替人工采摘,一斤五毛钱也就卖了,要是请人采摘,一斤还要另外加上四毛钱的工钱。“算起来,采摘还得贴钱,更不要说回收种植成本了。”

金谷茶农现状并非安溪的个别现象。在厦门茶业城,一位来自安溪龙涓的经营者称,龙涓曾是安溪高端茶的主要产地之一,但今年,在龙涓10元钱可以收到三斤茶叶。

分析:品质变化缺乏产业规划

安溪茶产业还未能从几年前农残检测超标的阴影中走出来,八项规定又让铁观音的高端市场进一步收窄。

安溪铁观音市场低迷,还有产业规划上的原因。

以铁观音为主的乌龙茶出口是厦门茶叶进出口有限公司的发家之本,厦茶是国内最大的乌龙茶出口商,至今,乌龙茶仍然占据着厦茶销售量的半壁江山。厦茶总经理王贵卿在中国茶产业中已经深耕30多年。

“铁观音享誉全球,全球也只有安溪这片土地适宜种植铁观音,铁观音有似于安溪的‘活宝’,但由于茶农的短视行为和整个产业缺乏长远规划,让安溪铁观音至今没能走出市场低谷。”王贵卿说。

2010年对安溪铁观音是个分水岭,这一年,安溪铁观音的市场行情走到了极致,零售价格动则几千上万,安溪铁观音成为当时国内整个茶叶市场的风向标,从流行‘正韵’再到流行‘熟茶’,大的茶企都走上高端商务茶之路,几乎都是安溪铁观音引领并带动起来的。但此后,安溪铁观音每况愈下,并持续至今。

在王贵卿看来,一是品质下降了。铁观音本来只适宜在安溪境内种植,在域外种植的品质截然不同,但近几年来,铁观音种植基地被无限放大,不只在相邻的永春、华安、漳平等地引种,一些茶企还把战线拉到省外,这些在外埠种植的茶叶对外宣称产自安溪,影响了铁观音的品质和品牌形象;二是茶农的短视行为,破坏了整个安溪茶生态。茶树有其最适宜种植的土壤和纬度,山坡地是最适合种植的地方,但受利益驱动,大量农田、果园被种上茶树,原本,水稻、茶树、果园自然形成了一个生态系统,虫害有天敌可以制服,现在在安溪的很多乡镇都可以看到,从平原到山坡放眼望去,是密密麻麻的茶园,这些茶园多数以家庭为单位,平原种植不仅改变了茶叶品质,破坏了天然的生态环境,每个家庭杀虫的时间不统一,虫害可以迁移,导致农药的使用效果大大下降;三是价格虚高。采摘、加工费用等很多种植成本就高不就低,茶叶市场行情好时导致了各种成本的跟风上涨,工钱上不去所产生的另一个结果是,茶叶粗制滥造,很多传统工艺被摒弃了。

出路:走出阴影延续传统工艺

“安溪茶产业会慢慢走出这波低谷的。”在铁观音乌云笼罩的背后,王贵卿看到了安溪铁观音的未来,“毕竟铁观音是全球独一无二的‘活宝’。”

0